您当前的位置 : 体育新闻网 > 中国足球 >

浏览量

你可以嘲讽中国足球 但请别瞧不起这群人的坚持

  经历了新冠病毒的悄然而至和“阴魂不散”,2020年前大半年的各行各业都不好受。

  吃货们在对着手机里的美食图片不停流口水后,才发现最爱的火锅店老板早就扛不住高昂的门店租金;

  背包客们精心策划好了春节和五一小长假的旅行,却发现整个民宿行业都几近归零。

  而有一个行业的困境却常常被人们忽视,那就是体育。

  在7月20日,《法国足球》杂志官方表示金球奖评选将迎来从1956年至今的第一次取消,原因是2020年的世界足坛实在停摆了太久后,很多人才意识到——

  原来足球文化已经真的快被我们的生活“抛下”了。

  而在这段无比艰难的等待重启过程中,包括中超在内的中国职业体育顶级IP,也在前所未有的寒冬中苦熬着。

  01中国体育人,还撑得住吗?

  2020年本是一个万众瞩目的国际体育大年。

  除了东京奥运会和欧洲杯外,北京冬奥会两周年倒计时、首次落户中国的南京室内田径世锦赛,都是让中国体育迷尤为关注的体坛狂欢。

  谁曾想,黑天鹅在冰雪中骤然来袭。忽如其来的新冠疫情,让全球体育赛事和衍生的体育消费市场遭遇了重创。

  老百姓在新闻中看到的,有上文提到和没提到的各大赛事被停办或延期,部分赛事公司的预计损失将达全年营收一半以上;

  有家楼下的健身体育场馆、穿着最舒服的运动品牌纷纷倒闭,失业者叫苦不迭;

  还有包括中国足球新名片武磊、NBA王牌球星拉塞尔·威斯布鲁克、网坛名宿德约科维奇在内的一众顶级运动员接连确诊,让追随者为新冠后遗症对他们职业生涯的影响而担忧。

  如你所见,和一切蒙受了断崖式损失的行业一样,全球体育被捅出的窟窿,根本不是“靠报复性消费就能弥补”那么简单。

  而作为以线下体验和集聚观赏为主要服务形式的产业,体育在国民经济的免疫力排行中又本就处于非常不利的地位。

  说残酷一些,当人们面临复工复产方方面面的压力,体育可能就是被最后一个考虑到的因素。

  中超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虽然欧洲五大联赛已经全部恢复,虽然“中超重启”的消息也从春天传到了夏天……

  但在国内感染人数一直没有清零的紧张气氛中,直到前段时间,联赛恢复的日期才被尘埃落定到了7月25日。

2019年12月1日,2019赛季中超联赛收官战,那时大家还以为下一个赛季在三个月后就能开始。2019年12月1日,2019赛季中超联赛收官战,那时大家还以为下一个赛季在三个月后就能开始。

  在中超延期的154天里,联赛面临着内外交困的窘境。

  外援和外籍主帅返回中国的通道被暂时被关闭,中甲梅州客家外援多利和中超山东鲁能外援费莱尼先后确诊,让各大俱乐部面临着前所未有的人才危机。

  而疫情影响的不只是比赛,同样阻碍了球队日常训练和人员流动的开展,直接造成了转会、引援市场一潭死水。

山东鲁能外援费莱尼确诊新冠。山东鲁能外援费莱尼确诊新冠。

  无论是集体还是个体,当无人能逃过这份集体焦虑,更长远的“后遗症”已经初见苗头——

  中超报名名额减少,连带中甲中乙球队的大批解散,球员难寻饭碗;

  忠实球迷长期想念球赛却没有盼头,只能在空等中消耗着热情;

  而大量潜在体育用户也被疫情期间涌现的其他虚拟娱乐方式带走,赞助商、转播商的收入腰斩,细分行业中的每一个从业者都或多或少地受到了牵连。

  02寒冬中坚守“痰盂行业”,他们到底图啥?

  就像在承包了中超全媒体版权和信号制作工作的体奥动力CEO赵军眼里,“我的焦虑,其实并不在于中超复不复赛。而是看到团队不安,导致的自己的不安。”

  五月底公司的一次中层业务会议上,赵军把自己说哭了。

  对很多球迷而言,中超或许是一种滋味。做菜不放调味品,依然饿不死,但生活没有了足球,又总少了几分味道;

  但对于深处中国足球行业,尤其是停工在家的中超幕后工作者而言,联赛的缺位却不只是“少了一场比赛看”这么简单。

  对中超专业赛事经理单亚梅而言,原本2月就要陆陆续续开始统计与会主播和记者们的信息了,没想到就此遥遥无期。

  “以前一年到头出差,却突然在家憋了半年,哪都去不了”,突然闲下来的生活让她尤为不适应。

中超赛事经理单亚梅工作图中超赛事经理单亚梅工作图

  而42岁的转播导演尹双庆虽然也经历过03年的非典,当时联赛也暂停了两三个月。但新冠肆虐后,这一停就是半年的焦虑感,久经沙场的尹双庆却是头一回体验。

  从业21年的韩柏也是如此。虽然身为后方导控工作的资深行家,但却一直逃不过中年危机的追赶。韩柏生性乐观,但也愁:“如果2020年的联赛真没了,那这一年,我能做什么?”

韩柏韩柏

  当谈论中超复赛的时候,我们在谈论快乐的短暂缺位,而他们谈论的则是养家糊口的责任,维持生计的难关。

  不可否认的是,任何一个行业的寒冬里,永远都是从下而上的呼喊和泪水,最为掷地有声。

  但谈及个体究竟受到了怎样的挫折,却很难真的被没有亲身经历过足球寒冬的人,设身处地地理解。

  更别提,是在“中国足球”这个提起来就难免遭到嘲笑的行业里,反而越在空窗期坚守,其他人越会为他们不值。

  就像身为赛事经理的于博洋自己都会担心,“疫情之后,参与体育运动和为体育市场消费的人会大幅度减少,我还有没有出路。”

  虽然正值有着无限转行发展机会的26岁,但从小由衷痴迷体育,后来又成功把爱好变成事业的他,始终无法说服自己“如果有一天我要离开足球、离开体育”。

  外人难以想象当安身立命的专业技能,一次又一次受着疫情大环境的冲击时,中超幕后工作者们面临着怎样的迷茫选择、中年危机,甚至是失业恐慌;

  更不能奢求,每个旁观者都必须能共情从业者的追求和热爱,共情他们依然想留在体育行业的原因。

  毕竟大家选择足球幕后职业的初心,其实本就都不一样;一样的,只是他们都坚持住了。

  比如尹双庆会把转播工作当成艺术创作,借此维持住了从业21多年的热情不熄灭;

  转播摄像赵斌每天都在研究如何捕捉比赛中的精彩细节,“能给观众带来什么不一样的体验”,观众看得爽了他就爽;

赵斌赵斌

  韩柏的成就感则得益于每场直播前的精心准备,每当准确、及时、适时地把数据等信息字幕打在屏幕上,为解说、记者提供帮助时,方能彰显后方导控的作用。

  而热爱者的另一个共性,是永远不会坐吃山空。

  于是在等待中超复赛的日子里,整个中超的幕后转播团队体奥动力的工作人员们,也在一边祈祷着乌云消散的那一天赶快到来,一边把焦虑变成激励自己蓄力的动力。

  摄影师赵斌没有比赛拍,就拍中超宣传片学习练手,“以前每个赛季都是从年初忙到年尾,没有这么多自我更新的时间。”

  视频设计师贾子鹏反而更忙了,突发疫情导致新很多视频包装素材需要不断修改,“天津天海退出,深圳佳兆业加入,那我们也要及时跟进、更新视频”。

  不管是足球行业新人,还是久战沙场的老手,都认真学习着后疫情时代足球转播的种种新技术,为的就是雨过天晴后绽放出更多彩的光芒。

  这段时间,技术工程师王笑林一直在确认转播中的全新“虚拟观众”技术,“可能会有系统上、配置上、软硬件上的一些增补,我要知道前场做出的虚拟效果是怎样的,定一下应急的计划。”

李婷婷李婷婷

  同为技术工程师的李婷婷,则和同事一起,把工作重心偏移到了同样是新发展起来的“5G超级现场项目”上。

  “中超并没有消失,只是周期短了,多出来的时间等于给了我们别的、更多的方向。我觉得其实挺好的。”

  就这样,专业是幕后工作者追求的初心,也就此成了疫情中帮他们照亮灰暗的一盏灯。

  03是时候重新认识这些“最熟悉的陌生人”了

  就这样,中超幕后工作者在种种情绪的百感交集中,熬过了2020上半年。其中有焦虑动摇,也有乐观积极,直到终于在蓄力中盼来了中超归来的时刻。

  更难得的是,他们细致入微的故事,让更多人在赛场的激情澎湃之外,注意到了中国足球的温度,体味那些幕后的酸甜苦辣。

2019赛季末“八场同开”的赛事中心总控调度室。2019赛季末“八场同开”的赛事中心总控调度室。

  毕竟此前,虽然足球是全世界最大众的体育项目,可那些支撑着一个产业的骨骼架构,对中国观众而言却尤为小众。

  可能90%的人都不知道,一场足球比赛能顺利播出在电视上,至少需要10个机位。每个机位都有不同的作用,比如越位机,超高速机等等,给观众展示的画面冲击力不一样,要求也不一样。

  在谈论比分和进球之外,中超比赛的幕后电视信号是如何制作的、版权价值如何体现等内容,对于公众而言都是陌生的。

  这显然是不利于中国足球国民影响力的提升,并阻碍着整个行业的可持续发展的。

2020赛季中超联赛体奥赛事经理提前抵达场地勘察场地2020赛季中超联赛体奥赛事经理提前抵达场地勘察场地

  重新认识足球幕后人员这群“最熟悉的陌生人”,不仅意味着温度的传递;

  更是因为在这些个体的坚守和进取中,同样能以小见大整个疫情中,中国体育“有危亦有机”的趋势。

  一个不可否认的事实是,当国家体育总局发出号召,鼓励体育产业借此机会提质升级时,整个中超同样在厚积薄发着,被疫情催生出了新内功。

  就像上文提到的,鉴于中超复赛后现场上座率依然将持续一段时间的低迷,电视转播的作用被凸显得更加重要。

  作为联赛的全媒体版权和信号制作独家合作伙伴,体奥动力就借此机会把虚拟观众、5G超级现场等重要技术,首次运用到了后疫情时代的中超转播中。

中超比赛虚拟观众效果图中超比赛虚拟观众效果图

  再往前溯源,一直坚持“技术提升,是能让版权升值的一个非常好的手段”的体奥动力CEO赵军,自从从2016年打造“80亿中超元年”开始,就一直最看重技术的力量。

  与中超合作的五年时间里,为了把将本土顶级IP的赛事价值和制播能力提升至国际一流水准,体奥动力前后在购买转播车、搭建制作中心、培养团队上投入了近两亿人民币。

  “所以无论是从2016年中超制作模式的转变,到17年加入各种特种设备、高科技的手段,到18年开始超高清的测试号,到19年常态化4K超高清的转播,以及今年上半年做的5G方面的尝试,我们一直在中超的技术投入上坚持。”

5G超级现场应用在山东鲁能VS泰州远大的热身赛中5G超级现场应用在山东鲁能VS泰州远大的热身赛中

  体奥动力现在聚集了一批致力于通过技术革新和产业升级,不断改变与优化市场环境的人。

  虽然高标准的防疫要求,给整个行业的复苏带来了诸多困难,但硬实力的底气也让这群中超幕后工作人员呈现出了更高的战斗力。

  2020年他们承办的中超复赛转播,不仅配置没减、投入没减,甚至人力和技术的投入比以往更大。

体奥动力赛事制作中心创新技术体验间体奥动力赛事制作中心创新技术体验间

  甚至据赵军表示,在今年的中超开幕式上,尽管是空场,但体奥动力的团队还是会上飞猫镜头。

  一切付出,只是为了想要通过比较好的视觉呈现效果,“去触碰一下球迷内心的那个点”。

体奥动力CEO赵军体奥动力CEO赵军

  球迷们期待的“那个点”是什么?或许一句“足球就像火炬手,在黑暗的日子里给人带来了光明”便可以解释。

  7月25日的中超开幕战,重启的不只是比赛,更是希望。

热点推荐

随机推荐

友情链接

网站首页 体育新闻 NBA 国际足球 中国足球 中国篮球

网站版权:  体育新闻网

备案号:  体育新闻网

本网站内容来自于互联网或用户投稿,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